布朗要做英国的丘吉尔

英国殡葬业联合会格拉斯哥分会负责人多米尼克一脸愁容,越来越多的死尸滞留在殡葬场,安息厅里遗体堆积如山,死者家属因付不起安葬和火化费而不得不把死者遗体火化的时间往后推迟。以往,家属先会自己掏出近1700英镑安葬死者,过几个周甚至几个月后才从地方公共部门申领回安葬补助费1400英镑。在信用卡神通广大的时代,刷一下卡,这笔区区的1700英镑就能很快凑足,但是现在银行信用崩溃,政府补助又迟迟不到位,人们口袋里没有充裕的现钱,因此,给逝者早点得到安息,已经成为一种痛苦的奢望。

在果蔬市场,那些“根正苗红”、卖相好、价格偏高的水果蔬菜历来受消费者偏爱,然而,英国著名的CO-Op、Sainsbury和Asda等超市经理发现,现在的英国消费者像是换了个人似的,他们盘桓在柜台边,迟迟不下手,盼着柜台上的鲜活果蔬早点烂掉,以便他们能以一个低廉的价钱拿下。

连温莎宫也是一片秋意寒凉。皇宫破败不堪,王室急需政府拨付的修缮款却一直不到位,女王资产因股市萧条而损失了3700万英镑。结果,令英国民众震惊的场景出现了,他们发现,2008年夏天格罗特公爵之女“罗丝温莎小姐”的婚礼上,女王所穿的衣服竟然是1981

年参加查尔斯王储和戴安娜王妃婚礼时的礼服,10月访问斯洛文尼亚时穿的也是一件20年前的旧晚礼服!

衰退阴霾深锁英伦岛,此时面临的危机堪比二战时的英国。对于布朗来说,不列颠号搁浅了,他成了英国首当其冲的挨骂者。以保守党领袖卡梅隆为首的反对党一刻也没有消停过这样的指责。这样的结果直接表现在首相低迷的民意支持率,也体现在对执政党工党的令人失望的民调数据上。

几乎一辈子就在唐宁街做警卫工作的大尉侍卫长施特鲁?彼得逊,在2007年6月送走布莱尔一家、迎来新的唐宁街10号主人布朗一家后发现,唐宁街10号布朗的办公室常常整夜灯火通明,这种情况出现的频度在2008年10月前后达到高峰,几乎每一晚上只要布朗在家,他办公室的灯就亮到天明。

布朗身背巨大压力。压力来自国内,也来自国外;既来自党内,也来自党外;既来自所领导的内阁同僚们,也来自反对党影子政府。2008年4月份时因布朗出手干预《胚胎法案》,招致10名内阁官员联手请辞,差点掀翻了布朗的首相位子。而因迟迟未能推动王室修缮拨款,首相与王室之间的关系也异常紧张。

也就是在这段时间之内,不断有消息传出,布朗的眼疾有可能使其完全失明。布朗“工作狂”一样不知疲倦地工作,被反对党指为正给国家安全制造不必要的危机,因为一个不顾惜自己身体、肆意挥霍自己体力的人是不会对自己国民的身体健康当回事。

当英国人发现他们一直抱怨的问题在其他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国家都存在、甚至更糟时,人们开始理性反思,马克思《资本论》重新进入欧洲人阅读的书单,撒切尔夫人的自由市场政策受到了质疑。

也就在这时,英国人才开始重新认识他们的老财政大臣、现在的布朗首相。在危机突袭而来时,美国布什总统只会念由经济顾问撰写的充满金融方面怪异词汇的稿子;而法国萨科齐总统忙上忙下,却始终找不到北;德国总理默克尔则几乎失声。只有他们的布朗,稳定、自信,在全球性经济危机议题上侃侃而谈。事后证明,美国所做的救市措施,是学自布朗,布朗早在2007年9月对付北岩银行破产案时就使用过对商业银行国有化的金融社会主义手法。

欧洲人破天荒把一直拒绝加入欧元区的英国首相请到欧元区国家峰会上,在外界误读英国想加入欧元区之时,只有萨科齐明白,布朗是来给一筹莫展的欧洲领袖们授课传经的。

当欧洲领袖们冲着北京两万亿美元外汇储备跑往北京参加欧亚峰会之时,英国的布朗则静悄悄南下,来到阿拉伯半岛,向聚集了庞大主权财富基金的中东国家推销英国债券。布朗知道,北京的巨额外汇储备是留给自己用的,北京只有救自己才能在这场全球经济危机中幸免。事后证明布朗的判断是准确的。随着欧盟轮值主席国法国总统萨科齐高调宣布会见,中国推迟了里昂中欧峰会,欧洲领袖们大失所望。

布朗是和直到今天仍被视为世界最伟大的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同出一个大学的校友,被称为“金融童子”。面对那些出身自法学院、理工科或单纯通过政客生涯而登上国家最高领导人位置的美国和欧洲领袖,取之不尽的专业知识使布朗如拥有王室贵族血统一样,成为无可争议的新的世界领袖。

英国首相布朗说:“有时候,人们确实需要经受一场危机才能达成共识,那些非常明显,且在多年前就应该采用的措施不应该一推再推了。但我们现在必须为全球化时代创建一个适宜的新金融框架。我们现在必须在透明、完整、负责和良好的内部及跨国合作的原则下,改革国际金融体系。”

二战时是丘吉尔力挽狂澜,而今天,布朗显然在一场全新考验面前,扮演着当年丘吉尔的角色。

布朗行为拘谨,丘吉尔则大方豪放。布朗言辞木讷,丘吉尔则口若悬河,言语感召力逼人。丘吉尔嘴里总是含着硕大的雪茄烟,布朗则一身20年不变的衣服样式,嘴里除了“口水”什么也没有。

2008年初布朗在白厅接见来访的法国总统萨科齐和他的新婚美女夫人布吕尼时,由于动作生硬,被英国媒体记者指流着“口水”熊吻布吕尼,布朗的“口水”也就成了他的形象化标志。布朗的“口水”被敏感的英国人解读为这个国家有一种压抑已久的对活力和时尚的内在渴求。

危机压来,布朗变了。在2008年11月曾传出有工党内阁官员米利班发表对布朗不利的言论,布朗淡然一笑,说“换了我也会这么说的”,轻描淡写这样挥洒过去,人们期待的布朗式报复并未出现,与几个月前对扬言要阻挠布朗力主的新胚胎研究法案的内阁官员大动肝火完全不一样。甚至拘谨的布朗先生在近期一次剪彩会上罕见地当场与一名英国时装著名模特翩翩起舞,其优美的舞姿迷倒了在场的所有嘉宾。

布朗以新的形象号召英国人以勇气和希望,应对这场百年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然而,“伟大”起来的布朗,依然逃不过丘吉尔的宿命。当危机平息、经济复苏之后,英国人很快就会把布朗抛到一边,就像他们当年对待丘吉尔一样。英国人内心对布朗的冷漠感依然顽强,这种定势来自于工党长期执政后给民众的厌倦心态,是布朗所不能操控的。布朗想通过振兴经济来换回英国民众对工党连续执政的容忍,终究会证明是无效的,但错不在布朗。

作为一名商人,张謇有着极为宏大的抱负,他一生信奉两个主义,在经济上信奉“棉铁…

徽宗的好色是出了名的,这大概是从他老祖赵光义那儿遗传过来的。不过太宗虽然好色…

比较特别的是,男主人和男童都佩戴金耳饰,但清代男士没有佩戴耳饰的习俗,当时的…

苏秦曾用功学习纵横家的学说,却郁郁不得志,“兄弟嫂妹妻妾窃皆笑之”.苏秦也曾试…

甲午战争中,光绪帝主战。1894年,朝鲜东学党起义,日本借口保护侨民,增兵朝鲜,蓄…

朱由崧是个沉湎酒色、荒唐透顶的皇帝。他没有一丁点收复失地的进取心,而是大兴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