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帝国的海上神话

俾斯麦号战列舰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纳粹德国海军主力水面作战舰艇之一。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德国在《凡尔塞条约》的严格监控下被禁止建造战列舰。1933年纳粹独裁政府上台,德国海军开始秘密进行新型战列舰的研制工作。1935年3月希特勒宣布废弃《凡尔赛条约》,恢复征兵制,德国再武装正式开始,同年6月,为了表示无意向英国挑战,德国主动向英国提出把德国海军的吨位限制在英国海军的35%,英国马上同意并签订了英德海军条约,这解除了德国海军的最后一条枷锁,德国海军开始扩军,可以在建造5只旧战舰的代舰的同时,在1936年度开始建造“F”号战舰一只真正的战列舰,这艘德国海军大规模扩军计划中代号“F”的第一艘战列舰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俾斯麦”号战列舰,是德国海军自1918年以后建造的第一艘真正的战列舰。英德海军协定允许德国的新式战舰装备十六英寸主炮,但是德国还没有制造这种口径舰炮的经验,德国人在这之前所研制的最大口径舰炮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380毫米口径舰炮,为了避免风险和设计难度拖延进度,决定新开发一种380毫米口径主炮装备俾斯麦号战列舰。为了使如此大吨位的军舰能够顺利通过基尔运河,俾斯麦号战列舰的标准排水量的吃水被限制在十米以内。

1936年7月1日,俾斯麦号战列舰在汉堡港的布隆–富斯造船厂(B&V)正式开工建造,俾斯麦号以普鲁士王国首相和德意志帝国总理人称“铁血宰相”的奥托•冯•俾斯麦候爵(1815年-1898年)命名,1939年2月14日,俾斯麦号举行下水仪式。俾斯麦候爵的孙女——多萝西亚•冯•洛伊文费尔德女士被请来参加下水仪式。1940年9月15日,俾斯麦号完成了晒装工程,通过基尔运河前往波罗的海进行海试,1940年8月24日俾斯麦号战列舰正式服役。

十九时二十二分,英军“萨福克”号巡洋舰的雷达发现了目标,一面紧紧尾随,一面向托维报告。托维命令霍兰率“胡德”号、“威尔士亲王”号及4艘驱逐舰迅速前去拦截,其他舰艇也全速靠拢,形成合围之势。二十时三十分,英军在丹麦海峡的另一艘巡洋舰“诺福克”号也闻讯赶到,与“萨福克”号一起跟踪德舰,德舰雷达同样发现尾随在后的英舰,并试图回头寻战,英舰施放烟雾全力避战,不即不离地跟在后面,不断通报德舰的航向和位置。霍兰接到托维的命令,指挥编队以27节的高速冒着雨雪交加的恶劣天气,直扑冰岛西南海域。

五时许,霍兰下令准备战斗,一时间英舰上警报大作,炮弹上膛炮手就位。不久卢金斯也从望远镜里看到了“胡德”号和“威尔士亲王”号,他万万没有想到碰上的竟然会是英国最强大的战列巡洋舰“胡德”号和最新的“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因此于五时三十九分下令转向,准备避开英舰。几乎是在同时,英舰也在转向,舰首直指德舰,猛扑过来!

五时五十四分,德舰见战斗已无法避免,便转为200度航向,对英舰形成炮战最为有利的“T”字阵形!这样一来,英舰只能用前主炮开火,而德舰却能用全部主炮射击,英舰原本火炮上的数量优势全被不利的临战态势所抵消!加之英舰虽是抢先开火,却因为两艘德舰外型相似,霍兰根据常规认为领头的一定是“俾斯麦”号,所以将射击目标错误地指向了“欧根亲王”号!“威尔士亲王”号也没能及时分辨出来,跟着向“欧根亲王”号射击。英舰直到两次齐射后,才发现这一致命错误,急忙掉转炮口。德国人怎么会放过这个好机会?五时五十五分,“俾斯麦”号的主炮开始了第一次齐射!炮战中“胡德”号几次齐射都没有命中目标,反倒是主炮雷达尚未调试完毕只能使用光学测距仪进行火控的新舰“威尔士亲王”号偶有命中。德舰射击远比英舰准确,“俾斯麦”号第二次齐射就命中了“胡德”号的高炮弹药箱,甲板上顿时成为一片火海。

五时五十七分,霍兰下令左转20度,以便发挥全部主炮威力。英舰刚开始转向,“俾斯麦”号的重磅炮弹就飞了过来,第三次齐射准确地命中了“胡德”号的要害——1600磅穿甲弹竟穿透六层甲板,在主炮弹药舱里爆炸!300吨炮弹顿时被引爆,剧烈的爆炸将“胡德”号中部彻底炸开,甚至连沉重的主炮塔都被爆炸抛上了天,海水从破口汹涌而入,舰体顷刻间断为两半,迅速下沉,爆炸的硝烟还未散尽,“胡德”号就在不到三分钟里就沉入大海!全舰1419人,仅3人生还,死难者中包括霍兰中将和舰长科尔上校。

“威尔士亲王”号目睹了“胡德”号的悲惨下场,还没回过神来,“俾斯麦”号和“欧根亲王”号全部火力就倾泻而下!此时双方距离仅16000米,德舰的射击更加准确凶猛,而“威尔士亲王”号因是刚下水不久,还有一些设备没有完成调试检修,甚至舰上还带着维修工程师和工人,现在一座四联主炮又被弹链堵塞,无法开火,火力大减!所以哪是德舰对手,连中七弹,万幸的是只有三弹爆炸,其中击中舰桥的一发381毫米炮弹,致使舰桥上除了舰长利奇和一名信号兵外其余人员非死即伤,但“威尔士亲王”号战斗力未受大的影响,大难不死的利奇舰长继续指挥战斗,第六次齐射命中“俾斯麦”号两发356毫米炮弹,一发击中二号锅炉舱,一发击穿舰首燃料舱,这发炮弹造成了该舱1000吨燃料的外流,不仅使燃料本已紧张的“俾斯麦”号雪上加霜,更重要的是外流燃料在海面上形成了明显的油迹,为英舰以后的追踪创造了条件,也是德舰败亡的起因。利奇舰长因为己舰火力明显不及对手,又多处中弹进水量已达5吨,便见好就收,于六时零五分下令施放烟雾,全速撤退。

双方主力舰只的首次交手,“俾斯麦”号就击沉了英军王牌战舰“胡德”号,吕特晏斯认为现在“俾斯麦”已经成为一艘威名远扬的功勋战舰,即使停在港口,同样也能吸引牵制大量英军,如果再作为海上破袭舰,未免有些大材小用了。而且由于在进入丹麦海峡前没有进行预定的海上加油,加上舰首燃料舱被击中,流失了大量燃料,眼下也没有足够的燃料能继续执行海上破袭,因此原本对“莱茵演习”计划就有异议的吕特晏斯,于八时决定放弃这一计划,“俾斯麦”号返回法国圣纳泽尔,“欧根亲王”号则继续执行海上破袭。可是令人疑惑的是,吕特晏斯为什么不选择返回距离比较近,航线上也没有英舰的挪威,却选择了距离长又有英舰活动的法国?同时又让“欧根亲王”号离开受伤的“俾斯麦”号?这至少说明卢金斯是过于迷信“俾斯麦”号单舰的实力了。这一选择实际就已经将“俾斯麦”号送上了不归路!

确定行动计划后,5月24日十八时“俾斯麦”号突然掉头向尾随的英舰开火,英舰手忙脚乱地准备战斗,“欧根亲王”号趁乱和“俾斯麦”号分手,在大雾掩护下继续向南进发,英舰竟毫无察觉。“俾斯麦”号成功掩护“欧根亲王”号撤离后,一头驶入暴风海区,准备借助恶劣天气的掩护甩掉尾随的英舰,再在潜艇和岸基飞机的掩护下返回法国。但航行数小时后,舰长林德曼上校报告由于连续高速航行,耗油量较大,返回圣纳泽尔恐怕燃料不够。吕特晏斯只好下令改航距离稍近的布勒斯特。

就在“俾斯麦”号冒着匆匆返航时,英军的大网正在逐渐收紧!托维亲率“英王乔治五世”号战列舰、“胜利”号航母、“反击”号战列巡洋舰以及4艘巡洋舰和10艘驱逐舰在后紧紧追赶;而“俾斯麦”号东有“罗德尼”号战列舰;南有“拉米伊”号战列舰;西有“复仇”号战列舰;北有3艘重巡洋舰;此外萨默维尔上将指挥包括“皇家方舟”航母、“声望”号战列巡洋舰在内的H舰队,也正从直布罗陀兼程北上参战。

二十二时十分,“胜利”号赶到距离“俾斯麦”号约220千米海域,转向逆风起飞舰载机。在“诺福克”号的无线架“箭鱼”鱼雷机于二十三时二十七分发现了“俾斯麦”号,领队长机埃斯蒙德海军少校立即命令攻击!德舰高炮猛烈开火,英机冒着密集炮火英勇逼近德舰,直到1000米距离上才投雷!由于英军飞行员多是缺乏实战经验的“菜鸟”,加之天气恶劣,能见度又低,只有4架英机投下了鱼雷,其中一雷命中德舰右舷中部,对一般战舰来说,只要中了一枚鱼雷情况就会很糟。可是俾斯麦号王牌战列舰,防护装甲惊人,其舷外有防鱼雷装置,因此,一枚鱼雷在其右舷腰部爆炸后只是伤其皮毛,撕破点皮。。吕特晏斯深知英军舰载机的攻击表明英军航母就在不远,实力强劲的本土舰队肯定正从几个方向全速赶来,而“俾斯麦”燃料匮乏,无法长时间高速航行,形势相当不利。唯一摆脱困境的方法就是甩掉尾随在后的两艘英舰,使英军失去目标。吕特晏斯想出了一条妙计,由于已经进入德军潜艇活动海域,跟踪的两艘英舰不得不进行Z字反潜曲折航行,当两舰行至Z字航线的顶端时,正是雷达工作盲区,吕特晏斯就是要利用这一良机,演出一场金蝉脱壳的好戏,当然这需要准确的时机把握和高超的操舰技术。

“俾斯麦”号雷达紧紧盯住两舰,吕特晏斯凝神屏息密切注视着雷达屏幕上两舰的信号回波,5月25日凌晨三时零六分,两舰行至航线顶端,“诺福克”号首先转向,屏幕上只剩下“萨福克”号的回波,当“萨福克”号刚开始转向,卢金斯立即抓住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果断下令全速右转,在英舰雷达工作范围以外,全速绕过两舰的尾部,折向东行。——一时间,两艘英舰雷达屏幕上一片空白!托维接到失去雷达接触的报告,他知道原因不外三种,一是信号干扰,二是雷达操作失误,三是德舰突然转向,而第三种可能最大,同时鉴于德舰流失大量燃料的情况,极可能返回德国或与海上补给舰会合接受补给,因此他立即命令全力向北搜索,以尽快重新发现德舰!这简直是大海捞针!何况英军的搜索方向还是错的,英军采取了可能的一切侦察措施和手段,还是一无所获!

八时许,就在英军一筹莫展之机,吕特晏斯却以为已经摆脱了英军的追击,可以松一口气,便向德国海军司令部报告了击沉“胡德”号,击伤“威尔士亲王”号的经过和己舰的损伤情况,并汇报了取消“莱茵演习”准备返回法国的计划,整个电报足足发了半小时。这可是英军求之不得的一份厚礼!设在爱尔兰和直布罗陀的英军无线电测向站都截获了这一电报,并通过三角定位法准确测出了德舰的位置,托维随即判断出德舰正企图驶往法国的布勒斯特,然而此时由于英军舰队已在海上活动了四天,“胜利”号航母和“反击”号已经因燃料耗尽返回斯卡帕湾,受伤的“威尔士亲王”号也已向英格兰返航,很多驱逐舰燃料即将耗尽,不得不返回基地,这样剩下的大型军舰将因缺乏驱逐舰的掩护,大大增加遭到潜艇攻击的危险,于是英国海军从护航运输船队和海岸巡逻队中抽调5艘驱逐舰,由维安上校指挥,前来支援。所有英舰都朝着德舰可能的方向疾驶。

至5月26日晨,英军一直再没德舰的确切消息,眼看围歼行动就要功亏一篑,十时三十分,一架属于英国空军(也有资料称是秘密助战的美军)的PBY“卡塔林那”水上飞机在布勒斯特以西约700海里处(约合1300千米)发现“俾斯麦”号正以20节航速驶向法国!此时托维所率的舰队已与“罗德尼”号会合,但在德舰西北130海里(约合240千米),如果没有奇迹发生很难追上,其他方向的军舰也大都距离很远,鞭长莫及!唯一的希望就是萨默维尔指挥的H舰队了,萨默维尔清楚地意识到,他的舰队已经从跑龙套的偏师成为绝对主力,因此一接到托维的命令,就立刻命令“皇家方舟”号航母起飞两架侦察机前去监视德舰,这两架侦察机赶到德舰上空正是时候,那架“卡塔林那”水上飞机已被德舰高炮击伤,刚刚返航。萨默维尔深知自己所肩负的责任重大,不敢有丝毫懈怠,他担心侦察机会受恶劣天气影响而失去目标,接着又派“谢菲尔德”号巡洋舰全速先行,用雷达牢牢盯住德舰。他知道H舰队的“声望”号战列巡洋舰火力弱装甲薄,如果进行炮战,肯定不是“俾斯麦”的对手,而托维指挥的“英王乔治五世”号和“罗德尼”号距离又远,一时半刻赶不到,只有靠“皇家方舟”号航母的舰载机迟滞“俾斯麦”号,以争取时间等待主力赶到。

十四时五十分,“皇家方舟”号冒着大风起飞14架“箭鱼”,四十分钟后,机群发现了目标,兴奋的飞行员来不及细看就投入了攻击,8架飞机投下了鱼雷之后才发现原来这是“谢菲尔德”号巡洋舰,好在这些鱼雷不是被军舰规避,就是因磁性引信被海浪引爆,没有对军舰造成损失,避免了一场误击悲剧。鱼雷机只好悻悻返回航母。

十九时,“皇家方舟”号航母再次起飞15架“箭鱼”,此时“俾斯麦”号距离法国海岸越来越近,如果此次攻击再告失手,那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俾斯麦”号逃脱围歼了!因此出战的英军飞行员都清楚,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此后英军还吸取了刚才攻击“谢菲尔德”号时磁性引信被海浪引爆的教训,全部鱼雷都换成了触发引信。

“箭鱼”在“谢菲尔德”号引导下,准确地找到了在暴风雨中航行的“俾斯麦”号,立即冒着德舰猛烈的对空火力开始攻击,德舰所有炮火疯狂开火,空中遍布高炮爆炸的黑云,一架英机被击中后拖着浓烟坠海,还有五架中弹起火,但英军这些老式的双翼机全都玩了命,全然不顾德舰灼烈的对空炮火,利用云层掩护从左右两舷同时攻击,先后投下十三条鱼雷,“俾斯麦”号在舰长林德曼上校的指挥下,不时急转回旋,规避英机投下的鱼雷,但还是有两雷命中,一雷命中装甲防护严密的中部,影响不大,而另一雷则是致命一击——不偏不倚正中最薄弱的舰尾,炸毁了螺旋桨,碎片又卡住了舵机,舵机舱进水。这样一来,“俾斯麦”号只能用一侧轮机增速一侧轮机减速的方法来制止军舰原地打转,而且由于舵机舱舱壁很薄,出现破口后顺风航行将加剧进水,德舰只能忽左忽右地扭动着逆风向北航行,再无法取最近的航线返回法国,更要命的是在北面,托维的主力舰队正在兼程赶来!萨默维尔成功实现了迟滞德舰的目的,为最后歼灭“俾斯麦”号立下头功!

维安上校得知发现“俾斯麦”号后果断决定不再赶去与托维舰队会合,而是直接取最近航线拦截“俾斯麦”号。二十二时三十分,维安率领驱逐舰与“谢菲尔德”号会合,随即全速驶向德舰,开始鱼雷攻击。维安先用一艘驱逐舰吸引德舰火力,其余四艘奋勇冲上前发射鱼雷,在林德曼的出色指挥下,舵机失灵的“俾斯麦”号居然成功地避开了所有鱼雷!维安再改变战术,四艘驱逐舰兵分四路,从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同时攻击,但在德舰准确猛烈的火力轰击下,驱逐舰无法占领有利发射阵位,攻击一再落空。维安发扬英国海军顽强坚韧的传统,指挥着驱逐舰紧盯不舍,一有机会就实施鱼雷攻击,直到5月27日凌晨,维安的不懈努力才有了收获,两条鱼雷击中德舰,一中舰体中部,一中舰首,引燃了舰首燃料舱泄露的燃料,甲板上一片火海,并加剧了舰尾伤势,使其航速进一步降低。

焦头烂额的吕特晏斯向海军司令部发报,要求火速出动飞机和潜艇接应,但德国的岸基飞机“腿太短”,此时“俾斯麦”号尚在其作战半径之外,而附近的潜艇也赶不及,得到的只有德国最高统帅部和海军司令部发来的鼓气电,希特勒也亲自发电表彰吕特晏斯和林德曼以及全体官兵。午夜前后彻底绝望的吕特晏斯发出诀别电:“我舰已无法操纵,……将战至最后一弹!”

八时五十分,“英王乔治五世”号和“罗德尼”号拉开约2000米距离,以分散德舰火力。在2.3万米距离上“罗德尼”号406毫米主炮首先开火,困兽犹斗的“俾斯麦”号毫不示弱立刻还击,在舵机失灵的情况下极其困难地缓缓右转,将战舰侧面面对英舰,以便发扬全部主炮火力。开始时德舰炮火还相当准确,第三次齐射还击中过“罗德尼”号,但随着德舰主炮射击指挥仪被毁,射击精度大幅下降,英舰一边逼近“俾斯麦”号,一边用主炮猛烈射击。英军“诺福克”号、“萨福克”号和“多塞特郡”号重巡洋舰迂回至德舰右侧,与战列舰形成倚角之势。英军战列舰和巡洋舰从几个方向开火,并不断调整位置以取得最佳阵位。因重伤而行动笨拙的“俾斯麦”号根本无法应对,不断被大口径炮弹命中,炮塔接连被毁,仅仅三十分钟,四座主炮炮塔全部被打哑,而德舰只有几发近失弹给英舰造成了轻微损伤。见“俾斯麦”号火力趋弱,托维下令两艘战列舰抵近射击。九时四十分,“罗德尼”号竟然在距离“俾斯麦”号仅仅3600米处来回穿行,九门主炮连连齐射弹如雨下,“俾斯麦”号上层建筑烈焰翻滚,浓烟四起,面目全非,船舱内蒸汽管道被炸断,气雾弥漫,海水大量涌入舱室,舰体开始急剧左倾。曾几何时不可一世的“俾斯麦”号上如今已是血流成河,甲板上到处在爆炸燃烧,到处是尸体,主炮已全部被摧毁,只有个别副炮还在顽抗。

十时许,“俾斯麦”号开始下沉,“英国王乔治五世”号和“罗德尼”号毫不手软,凶猛的炮火继续倾泻。十时十五分,德舰所有炮火全被打哑,只能听任英军宰割。托维见德舰沉没已是时间问题,而“英国王乔治五世”号和“罗德尼”号燃料消耗即将尽,便命令“多塞特郡”号巡洋舰和“毛利人”号驱逐舰留下来实施最后一击,其他军舰开始返航。

十时三十六分,“俾斯麦”号永远地沉入了大西洋,海面上数百名水兵挣扎待救,出于人道主义,“多塞特郡”号丢下绳索,救起大约80名德军水兵,“毛利人”号也救起来25人,但救生工作刚刚开始,就发现德军潜艇,“多塞特郡”号和“毛利人”号立即终止救援撤离现场。海中挣扎的数百名德军水兵最后只有5人后被德国气象船“萨克森沃尔德”号和一艘潜艇救起。“俾斯麦”号的编制人员多达2000人,幸存者总共只有113人,吕特晏斯和林德曼都未在其中。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